李延智(3328)

作品

35

关注

24

交易量

-

交易额

-

人气

3千+

李延智介绍

李延智  1973年生于山东临朐,先后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清华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山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委员,青岛市美术家协会主席团委员,青岛画院美术馆馆长、专职画家。

最新动态
艺术评论
  • 墨缘问道 — 胡应康
    新近看了几位年轻人的绘画,没有再像以往那样感到文化上的疏离而眼光无所着落内心无所适从;他们的艺术就像这块土地上生长的果实一样自然而然地带有地域文化的芳香;他们得天独厚,既躲过了陈旧江湖杂耍的叫卖,也超越了现今俗恶的流行风习;他们已经作为一个时代的代表,并准备重现齐鲁文化的激进锋芒。年轻艺术家李延智就是这其中的一位。延智因为进步太快而不断地丢弃了过去,走在形单影只的前面而不断疑惑地凝视四周。我们一同去山里,他总是一会就把我们远远地抛在身后,然后又转回来,擦拭着眼镜片上的疑虑雾气,等后面的人赶上来,他转身又会消失在前面的迷雾中。他能获得现在的自由需要丢弃许多东西。他本已经是个幸福的人,可他也只是尝试着普通人的幸福而感觉不充分,于是选择了不舒适的苦行生活,他选择了中国山水画,本也可以轻松地玩玩笔墨,可他非要把山水画成不同凡响的气象,为了这一切,他尽量丢弃身上的赘累,只剩下了那归属于生命的自由和艺术的幻想。 让人羡慕的并不是他们这整个一代人,而是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有勇气也具有足够的才华,创出新颖的山水画样式。不能说他们身上的历史负担轻,可他们还是凭艺术的敏感做出了抛弃和选择。在传统中国山水画的图式中,延智加进了这个时代的特征:色彩和超现实的幻想。然而,他又没有背离自然,而是让自然恢复到了让人感到敬畏的神秘境界,充满创生的意味,一些新的物种,有着新生代美学精神的东方族落,正在从他的绘画中走出来。 延智的山水画首先让人感到眼前一亮的是流动的色彩生成的气韵,现今不妨可以称此为彩韵。色彩对绘画的重要性,在于色彩构成了人的视觉的重要内容,色彩并不专属于某一画种,也没有更宠幸某一种族,色彩属于自然和自然的所有种属。不过,谁丢弃了色彩,谁就会被自然丢弃。作画依靠眼睛,可我们有时又怀疑和排斥眼睛最重要的色彩视觉机制。这是因为我们用以解释生活与艺术的文化变异了我们的视觉和头脑,我们不是那么自然,不相信自己,而是让自己无条件地充当了一个虚拟古代神话世界里的过时了的影子,这让许多绘画粘上了抹不去的陈旧晦气。延智他们只想生活在属于自己的时代,这个时代给艺术仍留下了历史的空间。延智眼中的艺术就是这个世界给予生命实现创造意义的机会,是上天没有机会做而留待他的生民来做的事情,这是要让每个来到世上的有禀赋的人添加一点这个世界上本没有的东西。尽管道家和佛家老祖宗在他们的时代没有看到世界有什么意义,可生命执着地非要活出意义,中国山水画就是中国人活出的一种意义。具有了意义似乎也就具有了生命,需要不断地供给新鲜的营养才能维持意义。中国山水画根植于自然之中,需要我们的想象力和才华来浇灌,才能够具有大美之境。但如果把山水画变成从纸本到纸本、从画谱到程式的没有精神转化的僵死形式,山水画至多会成为朽木盆景。 人们对延智这一批山东的年轻艺术家寄予着厚望,他们极易摆脱教条的羁绊,亲身体验着生命与艺术的一切,甚至拥抱创作活力的受挫和失败,这让他们更清楚了什么是可为与不可为的,他们宁愿接受挫折也不愿走别人的捷径,他们清楚艺术的意义就在于体会那部分创造意义的过程,他们唾弃那种为获取实惠的利益而在文化人中日益旺炙的市侩投机风气,他们是同龄人中最有活力和最有勇气与新意的,中国山水画有了他们的成熟加入,我们这些人也舒展了凝结的眉头。 有时我们不可能完全清楚萦绕在延智心头的那些超现实的幻想的终结归宿,可还是感受到了那里面的纯洁无染。也许我们更愿意把延智幻视为他自己绘画中走出来的引路人,那样就不必担心了,也许顺着他绘画中的那些弯曲道路,他会带我们找到陶渊明曾丢失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