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颁(1222)

作品

28

关注

33

交易量

-

交易额

-

人气

2千+

季颁介绍

季颁  1974年生,祖籍江苏南通,六岁随父母移居青岛。199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绘画专业,获学士学位。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获文学硕士学位。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协人物画艺委会委员,青岛市工笔画学会副主席,青岛市青年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青岛市当代中国画院副院长。曾任青岛大学美术学院国画专业副教授,硕士生导师。现为青岛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


展览

2003年,作品《清风朗月》参加中国文联举办的第二届中国美术金彩奖,获优秀奖,北京炎黄美术馆。

2004年,作品《渔》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二届中国人物画展,获银奖,北京中国美术馆。

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获文学硕士学位。

2006年,作品《琴岛之夜》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首届全国城市山水画展,获优秀奖,深圳美术馆。

2006年,作品《泊》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六届全国工笔画展,北京。

2007年,参加第二届当代中国画学术论坛,《琴岛之夜》入选第二届当代中国画学术论坛暨艺术新作展,被中国美术馆收藏,北京中国美术馆。

2008年,破格提升为青岛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2009年,作品《渔》参加由中国文化部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十一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上海美术馆。

2009年,作品《欢乐山村》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2009金陵百家中国画作品展,江苏省美术馆。

2009-2010年,由中国教育部出资,以访问学者身份赴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学习,中央美术学院。

2011年,作品《快乐的村庄》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八届全国工笔画大展,北京。

2012年,作品《阳光》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七届中国西部大地情——中国画、油画作品展,乌鲁木齐。

2013年,作品《夏夜》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首届朝圣敦煌全国美术作品展览,敦煌。

2014年,多幅作品参加《第十三回国际书画交流会》,日本东京东京都国立美术馆。

2017年,作品《春雷》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全国优秀青年艺术人才成果展,北京炎黄美术馆。

2018年,作品《春到高原》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第六届全国青年美术作品展,北京中国美术馆。

2018年,访问学者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导师何家英先生。

最新动态
艺术评论
  • 富贵之雅 迥出天机 — 亓文平
    观季颁的花鸟画,我觉得可以用“富贵之雅,迥出天机”来概括,其画散发着纯正的宋代院体的气息——布局严谨有法度,设色富贵而典雅,率有生意。这种气息地传递既与画家对于宋人花鸟的深度研究有关,又与画家的个人性情、喜好密不可分。 一方面,季颁对宋代院体花鸟的“形”和“意”有自我精准地把握。温德曾说“艺术的本质在于把表现变为技巧”,意思是说画家离开技巧,个性表达、艺术灵感、创新性等问题便会变成空中楼阁。季颁对院体花鸟的布局、设色、用线格外用心,而且在材质的选择上,他更喜欢在绢上描绘心中的生命世界,正是这些在技巧上的精益求精,他才能更好的传递院体花鸟的精微和意境。《枇杷小鸟图》便是传递这种意境的一幅佳作,深赭的画面被两株交叉的枇杷分割,两组秀色可人的枇杷半掩于形态各异的枇杷叶中,一只立于枯枝的小鸟正俯身下倾,嘴微微开张,准备去享受秋日的美食。画面分割均衡,被小虫咬过的叶子边缘以及正反呈现的态势是那样的生动超拔,细致入微。明唐志契在《绘事微言》中说“画者传模移写……此法遂为画家捷径,盖临摹最易,神气难传,师其意而不师其迹,乃真临摹也”,从某程度上说,季颁对于宋代院体花鸟画研习是“真临摹”,换句话说,那就是季颁不仅把握住了院画之“形”,更重要的是他通过生动的物象而表达了对生命的理解,这也正是院体花鸟画之“意”。这种对于生命的赞美,正像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在《花未眠》一文中描写的:“李迪、钱舜举也好,宗达、光琳、御舟以及古径也好,许多时候我们是从他们描绘的花画中领略到真花的美。”通过绘画,增添了我们对于自然生命的赞美和热爱,我想这也是季颁花鸟画努力所传达的绘画价值所在。 另一方面,朱新建评价徽宗赵佶艺术的时候说“一种自然美对于心灵的感动,很自然的表达出来。”观季颁花鸟画,往往也能体会到这样的一份轻松和自然,我想这与画家的个人性情是分不开的。季颁家境殷实,从小便有良好的绘画家学,平日又喜好文人雅事,或种竹养鸟,或把玩葫芦,或游戏鸣虫,这些看似无用的爱好,对于一位画家却是至关重要的。古人常说“闲愁是工夫”,在中国古代绘画可以说是为士大夫阶层专属,尤其是宫廷绘画,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的绘画艺术是“养”出来的,其庙堂和富贵之气非急促而成,中国古代的艺术也正是以“无用之用”来达到至高境界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最初学习的是人物画,后转入工笔花鸟,因此,我从一开始就把花鸟画看作是一种陶冶性情的方式。”正是这种不经意和闲适,造就了季颁花鸟画的境界,也培养了他的文人情怀,那就是花鸟画是其自我生命的放逐,在他的花鸟世界中,绽放地是一颗自由的心灵。他的花鸟画所呈现的一种富贵之雅你并非其可以为之,而是本身骨子里带有一种贵气和闲逸,恰如其分地在工笔花鸟画中自然流露出来。 相较于传统的院体花鸟画,季颁的花鸟画在当下的语境中还有一些新的尝试——题材地拓展和设色。他的《雪竹系列》无疑是近期他最具探索性的作品,这些作品大多是几株萧疏俊逸的竹子上错落地洒满白雪,与绢本身的颜色形成一种强烈的色彩对比,竹下或是几只若有所思的山鸡,亦或是风姿悠闲的白鹤,整个画面无不流露出一种浓烈的人文主义气质,这种气质既遥接千古,又充满时代激情,这种题材的拓展越来越成为季颁自我语言的一种标识。另外,季颁的花鸟画吸收许多西方绘画中的用色观念,使传统的绘画形式散发出别样的意蕴。以《春晓》为例,画家用一种浅蓝色的调子来营造画面的气氛,无论是相视而对的绶带鸟,还是几株空灵的竹子,都带有强烈主观意识,从而使画面更加空灵、缥缈,迥出天机,观者在气氛牵引下,仿佛置身梦境,更多是体验画家的心境,从而实现了画面由客观向主观的一种转换。 综上所述,季颁的工笔花鸟画继承了宋代院体花鸟的精髓,又有自我的感受和突破融入其中,从而形成了贵气而又典雅,率意而精致的画风。这与处处在“文人画”的招牌下欺世者相比,多了一份纯粹,少了一份浮躁;与处处以标榜工笔之精细艳丽俗者相比,多了一份清雅,少了一份媚俗,我想这也构成季颁工笔花鸟画最鲜明的个性。作为花鸟画家,季颁的天赋使他较早地触摸到了传统绘画的根蒂,相信这必然成为他“打出来”的最丰富的营养,期待他的花鸟画带给观者更多的惊喜。 (2018/1/14 于浮山脚下)
  • 师法造化,中得心源 — 王绍波(青岛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青岛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季颁为人,谦谦君子,君子之风,格高调雅。其自幼随父习画,后考入清华美院,主攻工笔,临摹研习,用功尤深,每图费时少则数周,多则数载,勾线添彩,刻画精微,虽身形劳顿,未曾稍懈。 前时偶见季颁绢本六尺竖屏工笔一幅,写禽鸟芦荻,景致错叠,秋声委婉,生机之趣盎然纸面,典雅之美悠然四溢,观者入胜几窒气息,可谓书宗文脉意融古今。 若细观则见芦也水波随风起落,俯仰有致,变幻万千。足见观察揣摩之细腻,感知表现之真切,一扫工笔画者求细忘疏之习,画中水鸭描绘处置更见精彩,惊鸿飞掠,动静起落,羽翼飞动交互的形色之美,集点线`、黑白、色彩于一章,极尽富丽而不失轻灵,现代平面装饰因素的极大发挥和多层次写实空间的对比统一,使画面从矛盾走向和谐而臻于形式表现的完美。 师古而不泥古,“师法造化,中得心源”,方可继往开来,面貌出新。季颁工笔,参照自然,师法古人,取舍于心,其笔下之物象富丽古雅,既能远观,亦可近赏,可见其于写生中体察事物之敏锐,传神写照之精细。此种古典易趣和现代审美的交汇融合,恰是季颁艺术的特色及作品的美学价值所在,此时画坛纷纭,季颁仍以清新之情,淡泊之志,出入云水,游历古今,孜求特立独行的个体艺术表现,实属难得,是为其艺术魅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