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少俨(1232)

作品

25

关注

32

交易量

-

交易额

-

人气

2千+

赵少俨介绍

赵少俨  1975年出生于山东青州,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学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荣宝斋画院中国画创作研究室主任。


出版专著

2003年出版《赵少俨作品集》(北京荣宝斋出版社)

2005年出版《赵少俨文人画风》

2007年《美术报》技法讲座连载

2008年出版《墨花集》三卷(杭州西泠印社) 

2009年出版《写生集·花卉篇》(杭州西泠印社)

2016年1月出版 《墨花墨禽画谱》四卷(荣宝斋出版社出版)被中国编辑家协会评为金奖,同时被中国海峡两岸图书博览会评为最佳图书奖。


参展情况

2010年12月参加陕西省西安博物馆第三届美术报艺术节“水墨齐鲁”作品联展

2011年10月参加北京荣宝斋画院美术馆“画韵琴心”美术作品联展

2011年11月在山东省淄博艺术城举办赵少俨花鸟画作品展

2011年11月在广东东莞岭南美术馆策划举办第四届美术报艺术节“问花”作品展

2011年12月参加山东省东营市介子园六人作品联展

2012年1月在山东省莱阳市明星美术馆举办赵少俨花鸟作品展

2012年3月参加浙江省海宁美术馆“花开见佛”中国画写真邀请展

2012年5月参加江苏省南通市中心美术馆“花开见佛”中国花鸟画写真邀请展第二回

2012年6月参加中南海国宾馆举办艺术市场杂志社推荐20人作品展

2012年7月在山东省东营市古玩城举办“问花”三人行联展

2012年9月在山东省青州市珏澜画社举办“墨花墨禽”赵少俨个人作品展

2012年10月参加北京北禅写真院“金秋雅集”作品联展

2012年11月在兰州美术馆策划第五届美术报艺术节“问花”作品展

2012年12月参加山东省济宁市“水墨齐鲁”山东代表性画家作品展

2013年1月在山东省美术馆举办“那山那人那些花”四人联展

2013年2月参加江苏省泰州美术馆举办的中国花鸟画写真作品巡回展

2013年4月参加山东省莱阳市明星美术馆举办的“明星之约”十人作品展

2013年7月19日参加北京市艺术市场杂志社美术馆举办的中国花鸟画写真巡回展第二回

2013年7月收藏杂志社出品特刊——素怀集赵少俨特刊

2013年7月20日在山东省淄博书画院举办“花间幽禽”赵少俨个人作品展

2013年7月21日在山东济南品艺坊举办“素怀雅集”赵少俨个人作品展

2013年7月28日在山东省滨州市东书房举办“花间幽禽”赵少俨个人作品展

2013年9月6日在山东青州画馆举办”满庭芳”赵少俨花鸟作品展

2013年9月21日在山东省临沂市华平美术馆举办“满庭芳”赵少俨花鸟作品展

2013年9月26日在杭州参加美术报艺术节“问花”花鸟画作品展论证会

2013年10月19日参加山东省文联文艺部主办、染素生花艺术机构承办的“美丽中国梦,多彩十一节——鹊花秋霁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3年10月19日参加山东省济南浩雅斋艺术馆举办的“正青春——优秀青年书画家邀请展”。

2013年11月19日参加由中国文化传媒集团、艺术市场杂志社、艺术市场美术馆在东京中国文化中心举办的“视觉中国——中国当代工笔画联展”

2013年12月18日参加由品逸文化、艺丛传媒在北京高碑店品逸文化展厅举办的“那山、那人、那些花——中国书画名家七人展”

2014年1月19日参加在北京盛世嘉园亨嘉堂举办的“亨嘉之会”——国画作品展

2014年5月17日在山东省潍坊博物馆举办“旧时月色”赵少俨花鸟画作品展。

2014年9月7日在杭州参加美术报艺术节“问花”花鸟画作品展论证会

2014年9月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美术学博士。

2014年10月25日在山东省淄博市参加中国津派水墨名家精品展

2014年10月26日在山东省青州市宋城东书房艺术馆举办“霍春阳、赵少俨梅兰竹菊”作品展。

2014年11月26日在南通参加第七届美术报艺术节,并策划“问花”中国画邀请展。

2014年12月26日在山东省寿光市书画艺术城小文斋美术馆举办“满庭芳”赵少俨花鸟画作品展。

2014年12月27日在山东省临朐县博物馆举办“君子风韵”霍春阳赵少俨梅兰竹菊作品展。

2015年1月11日参加北京朝阳区草场地新水墨意象馆举办“春来花开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

2015年1月10日参加北京市朝阳区高碑店三恒美术馆举办“一平记”中国艺术研究院2014 级博士研究生作品展。

2015年1月24日参加北京翰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北京国艺美术馆举办的“笔下乾坤中国当代最具影响力国画名家作品展”。

2015年3月24日参加由文化部恭王府管理中心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共同主办的“早春三月”——中国艺术研究院2014级博士研究生作品展。

2015年6月13日举办赵少俨墨花墨禽绘画作品展在荣宝斋(呼和浩特)分店开幕。

2015年6月30日参加在山东东营举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2014级博士生邀请展。

2015年8月13日在莹宝泰美术馆参加《丹青筑梦》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5年9月10日在马奈草地美术馆参加中国艺术研究院导师博士生创作联展。

2015年9月12日在三恒美术馆举办“问花·六人行”花鸟画作品展。

2015年11月21日在风云艺术中心举办“问花·六人行”花鸟画作品展。

2015年12月19日在798文化创意产业区举办“那山那人那花”作品展。

2015年12月31日参加三恒美术馆“日升月恒”迎新展。

2016年1月30日参加在荣宝京行艺术馆“约取”当代70后花鸟七家作品展。2016年3月13日在山东东营参加“致七零——当代中青年实力派画家邀请展”。

2016年4月在荣宝斋大厦举行《墨花墨禽画谱》新书发布会。

2016年5月18日参加半遮堂艺术空间举办的“踏歌行——半遮堂水墨艺术雅集”。

2016年6月4日在安徽泾县楷胜美术馆举办“问花·西山访梅”花鸟画作品展。

2016年6月18日参加在中国政协文史馆举办的“七零七零——当代中国画70 后艺术家提名展”。

2016年12月2日参加在台州书画院举办的“博雅丹丘——台州书画院2016中国画博士邀请展”。

2016年12月28日参加在重庆美术馆举办的“花之魂——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

2017年1月3日参加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举办的“花之魂——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

2017年1月8日参加青州东书房艺术馆“见素抱朴——霍春阳师生作品展”。

2017年1月15日参加三横美术馆“大吉祥——2017水墨名家丁酉画鸡展”。

2017年3月31日参加印象济南艺术区-石敢当摩崖艺术博物馆举办的 “印象济南·魅力槐荫”全国博士邀请展。

2017年4月23日参加东书房艺术馆举办的“印象青州·魅力宋城”当代青年博士学术邀请展。

2017年4月28日参加北京工艺美术博物馆举办的“春墨寻香”-中国画精品笔墨叙世展。

2017年5月13日参加今日美术馆举办的“学院新方阵十年展”。

2017年5月20日参加荣宝斋宁波分店举办的“满庭芳-赵少俨、陈川、王静芳三人联展”。

2017年7月2日参加炎黄艺术馆举办的2017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毕业作品展。《写生珍禽谱》被评为优秀作品,并留院收藏。

2017年7月6日参加艺术市场美术馆举办的“相悦-中国花鸟画名家邀请展”。

2017年7月31日参加三恒美术馆举办的“立不易方——新三恒第一回联展”。

2017年9月11日参加东书房艺术馆举办的“视错·三面叙事线——东书房博士水墨邀请展“。

2017年9月23日参加亨嘉堂举办的“问花”花鸟画作品展。

2017年11月4日在三恒美术馆举办“四时清音——徐光聚、赵丽娜、赵少俨、张智美四人联展”。

2017年11月25日参加荣宝斋(呼和浩特)分店举办的“冠云峰会——当代文人画石作品邀请展”。

2017年12月30日参加老罗艺术空间举办的“文脉游思”水墨作品展。

2018年1月6日参加清秘阁举办的“方寸万千”当代中国画名家小品画邀请展。

2018年1月7日参加枣庄博物馆举办的“虚室生白甘泉画展”虚白馆首届中国画高研班师生展。

2018年2月8日在荣宝斋画廊参加“一枝春”荣宝斋藏名家画梅展。

2018年4月25日在河北美术馆参加“笔墨印心”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8年4月28日在荣宝斋大厦参加“蒙牛杯”第二届全国书画名家作品展。

2018年4月29日在北京农业展览馆参加“非常融合”当代中国70后艺术家提名展。

2018年5月18日在河南金帝美术馆参加“烟云供养”三人联展。

2018年5月21日在中国画美术馆参加“丹青华茂”当代青年中国画家邀请展。

2018年6月30日在荣宝斋(呼和浩特)分店举办植之君子·画外——霍春阳/赵少俨作品展。

2018年7月7日在北京揖阳楼文化空间参加“从心”中国画名家邀请展。

2018年7月10日在北京雍阳美术馆“芳晖”——当代中国画青年水墨巡回展。

2018年9月29日在山东青州举办翰墨青州2018中国书画赵少俨宫扇展。

2018年11月10日在北京中国政协文史馆参加“新粉本——当代中国工笔画2018年度提名展”。

2018年12月15日在山东济南大美墨韵美术馆参加“水墨锋镝——当代青年画家六人展”。

2019年4月13日在广东省东莞市东江画院举办“洗尽铅华——赵少俨水墨花鸟画作品展”。

2019年4月27日在北京琉璃厂砚山画馆参加“砚山画馆开馆展”。


最新动态
艺术评论
  • 旧时月色 — 曹工化
    看完赵少俨的画册,合上,便有一个词出现了——“旧时月色”。于是,就用来作这一篇文字的题目。 像赵少俨这样的中国花鸟画,像他这样的来画中国花鸟画的人,现在好像是不多了。 “旧时月色”,那“旧时”不是“陈旧”,而是“过去的好时光”。意在“月色”。那是过去的而现在多多少少已经失去了的那些我们记忆中的美好存在。 所以,在时下这个什么都以先锋为好的时代,“怀旧”竟然也是一种时尚。 我在赵少俨的花鸟画里,总看到一种丢不掉的情怀。那是一种失去了语境的言语。所以,在那里,就像是赵少俨一个人的自言自语——他几乎就是一个独语者。 我在赵少俨的花鸟画里看到了那种我们只有在明清真正的文人画里才能看到的那种真正的(不是扮出来的)文人情怀:有点儿自命的清高,有点儿无奈的感叹,有点儿不甘心的坚韧,也有点以退为进的空阔。说到中国画,尤其是说到文人画,一个必不可少的关键词就是“笔墨”。我注意到,在论及“笔墨”的时候,一个“写”字,误了多多少少不是文人又诚心诚意地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文人画家的学子。“写”,误而为天马行空鸾舞蛇惊式的“大家风范”,于是,速度与浮躁齐飞,大笔与空洞一色。而在赵少俨的这批花鸟画里,我看到了笔墨向“画”的回归——从根本上说,也是向“性情”的回归。这是“画”的笔墨——就是中国画失去了的“过去的好时光”。 在这里,这“画”的笔墨,是深入其中的,是从容不迫的,是随着思绪的。在赵少俨的笔与墨的进程途中,他是凭借着心境与笔与墨在纸上运行时的同构而筑起心的长城。 这是一种逆“发展主义”而动的力量。而“发展主义”在近代中国画的所谓改革或者革命中是引领美术新思潮的元动力,它是一种被赋予了毋庸置疑的“正当性”的“朴素真理”。而近代以来,那些所谓的中国画必须解决的“问题”,就是被“发展主义”自己制造出来的“问题”。 古希腊的阿尔克迈翁说:“人之所以走向毁灭,是因为他们无法将起点与终点联系起来。”所以,歌德说:“我们在我们的生活之旅中恰恰是反系统地踉跄着,我们跌倒并不停地跌倒。”有当代的哲学家说:“哲学历来就有这个计划,抵挡这一跌倒,这就是说,使不知所措的人镇静下来,或者使其恢复原来的镇静”。这些看似与时下的中国花鸟画无甚干系的话,我在赵少俨的这批画中觉出了少许的回应。 真是“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
  • 郭石夫谈少俨 — 郭石夫
    我和少俨接触不多,从他的画集可以看出来,少俨走的路比较正,在当今画坛来讲,他是从宋元绘画入手,气息也是接宋元人画的气息,这在中国花鸟画里来讲,是一条正路。不像有些年轻人学画画,从近代的大家直接入手,这样容易走偏。所以他的这样的基础很好,虽然他画的小写意,但是他文脉的延续在中国花鸟画的传承过程中选择了一条很正确的路。 三十七岁这个年龄能画到这样一个程度很不容易。因为中国画山水人物花鸟三科来讲,花鸟画是最纯粹的最难学的一门,花鸟画不管是小写意还是大写意,它的绘画是不能去起稿的,不能做粉本的,需要有腹稿,这样笔墨出来才是活的东西。中国画讲的就是精神性。少俨从中国美院出来,也受到中国美院老师们前辈们的影响,所以学习中国画还是要有传承,很多人上来就讲创造,我觉得绘画这个东西是我们的文化,我始终强调是一个链条。每一代的画家无非是在我们中国绘画这个链条上找到自己的位置,把自己融入这个链条当中来,不是什么事从我开始从我做起,这实际上是不好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们总是强调让年轻人创造,创造没有错,但是在什么样的阶段就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 在少俨这个阶段,我觉得需要踏踏实实去学习,踏踏实实向古代优秀的画家去学习,传承和继承是第一位的,文化是需要继承的,中国画讲究吃老,我小时候学画画,老师傅讲学习不是一时的事,是千古的事,学习绘画和千古联系起来,说明它是一个很严肃的事。你能不能把你的画在这个链条上接续下去,传承下去,这恐怕是最不容易的。这和西洋文化不一样,尤其现代西洋绘画,它现在很多是观念艺术,它就是要求我的观念和你的不一样,我们的文化不是这样的。我们是总讲究画面画到最后的文化性和精神性,你有了这对中国文化的深刻认识后,你在你的绘画里才可能存在传统的好的东西。再就是中国画的道德性,也是传承下来的,中国画讲人品讲画品,讲修为。 少俨这么年轻能有今天的成绩是很可喜的。他还有很长的路需要去走,艺术实际是没有止境的,我们这一代人是这样,我们上一代的老师也是这样的,有时候谈到艺术 也是个非常遗憾的事。我们的寿命是有限的,在有限的寿命里面能做到什么程度?像李可染先生,李苦禅先生,我们给他祝寿的时候 他说我要是能多活20年能比现在画的更好。但是寿命是有限的,所以艺术没有止境,只有不断的进步,不断的在修为过程中去提升自己的绘画的技术性、思想性和审美性。另外我希望尽管我们需要传承需要向古人学习,但是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去创造出我们这个时代具有这个时代精神的花鸟画,既是中国的,又是传统的,同时又是现代的,这样一种精神面貌。我总是对年轻人讲,不要学传统就把自己打扮成假古人,我们学了传统是为了更好的发扬它,创造出既符合中国的道统,又有今天我们的面貌的这样的中国画,这才是我们需要作为的,这样我们这个文化链条才会永久。所以我希望少俨在以后学习的过程中,能够融合南北,最后融合的是要做这个时代的画家,这个时代的画家已经不分南北了,希望少俨的路以后能够走的更好。 少俨这么年轻走了一条很正确的路,我希望少俨在今后的发展中,不管将来的绘画风格会是什么样,把握住中国文化的精神性和传统性,都是非常重要的。
  • 东书房记 — 韩滨祥
    东书房,少俨兄清心雅居之所。吾不知其所寓者,然有斯人而有斯名焉。其室阔大,有书千卷、琴一张,画案一,茶桌一,可容三五人小啜。其用物或古扑或精致,足见少俨志趣。艺必以道为归。风吹万物,殊途同归者,道也。少俨善论气,试以气论之。气者,在内为神,在外为势。孟子云,吾善养吾浩然之气。即所谓神完气足者。养气之道,惟在充实,而美大圣神可以驯致。充实之方,读书行路而已。读书以充之,行阅以实之,非别有他谬巧也。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读书之道亦在其中。少俨得之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其意惟古,其命惟新。修身之功自在其中。少俨竟又得之。知物本末、知事终始、知所先后,知止而进,不离大道者,少俨深得读书之三昧矣。法不孤起,风行草偃。少俨居京华,声名日隆,高朋满座。然往来鱼龙混杂,璞玉瓦砾,附骥高士,各有所图,不一而足。更有富戏文、文轻富,傲气外放而媚骨尽见、稍有不足而诋毁立至者。少俨不谙曲迎,得无慎乎。士能好乎善而有诸己,则居安资深。少俨兄风流自在,诵咏引觞之余,命余作记。惶恐奉之,少俨或将有感于斯言。
  • 禅心写蟾 — 许好成
    禅者,佛语也。禅心者,即洗去世间尘俗杂念,一心向佛,进入一种恬淡、松静、平朴简远的佛家境界。蟾者,蟾蜍也。乃水中爬行,跳跃,游走皆擅的一种双栖动物。它以捕捉蚊虫为食味,以保卫庄稼为天职,其身体能入药医病救人,实为世间善物也。 近读少俨新作蟾画,感慨之余,略有所思,遂成拙文。 少俨画蟾,笔触细腻,水墨酣畅,线条劲挺,且含蓄内蕴,著意不功。使用传统的小写意手法,去掉了那种矫揉造作烟火之气,取自然物象朴厚率真之风,集艺术语言,拆笔墨意趣之雅兴。品读其画,使人感受到作者那一颗清净淡然,悲天悯物之心。这似乎与少俨近年来的修为有很大关系。少俨深知,为艺者,最忌心浮性躁,急功近利。在浮躁之风盛行,物欲横流的当今,少俨能沉下心来,不为名利所累,不为世风所惑,深入傅统,走进经典,潜心翰墨,沉醉丹青,且著书立说,有多部花鸟教教程付梓出版,实属难能可贵。近来,又拜古琴大家徐永先生为师,专心习操《良宵引》《平沙落雁》等古典名曲,从幽雅的古调中去寻觅与水墨相契合的艺术元素,来充盈自己的艺术创作。少俨写蟾,不拘成法,率情而为。所作蟾画,形态各异,妙趣横生。或水中戏游,或草丛待捕,或跃上田畦,或引吭高歌,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虚实结合,燥润相生,皆形神兼备,栩栩如生,若无深厚之传统笔墨功力,岂能为之。更兼他心静如水,超乎物外,以禅心写蟾意,笔墨,性情,意趣皆具焉。读少俨画作,如聆一首古典名曲,萦绕耳际的是远古流出的天籁之音和远古童声;如品一盏清茗,从一缕淡淡的茶香中去体悟大自然的质朴与静谧,旷达与高远。这时,你就感到灵魂的一种净化,心底的一份慰藉。 少俨还年轻,他的发展空间阔大,志向高远,相信他以自己的勤奋,执着,一定会走出中国花鸟画的新天地。
  • 参传统 造心境 — 王平
    三代上古诗文,时见鸟兽草木之名;花鸟画蓓蕾初萌,相信也寓兴于此。历代画家在花禽鸟兽上融入自身对生活、对艺术、对时代的独特感受,从而创作出具有自家面貌。在当今这个都市化程度不断增强的社会里,人们对花鸟画的热情并没有消减,以花鸟画作为术业专攻的画家也不是少数,青年花鸟画家赵少俨就是其中的一员。 赵少俨,1975年生,自幼迷恋书画艺术,曾先后就学于山东维坊艺术专科学校、中国美术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少俨好学上进,是一位坚持传统出新的花鸟画家。近年来,他以其对自然、对生活独特的感受和领悟能力,对艺术的激情和创造能力,引起了人们的注目。 少俨的作品,我觉得以下几点值得称道。首先,他的作品多是广泛研究历代名家画本的产物,他广泛研习传统,领悟传统。可以说,师传统、师古人是他艺术最大的特色。 其次,他的艺术基础打得广。白描、没骨、写意、重彩诸多领域他都有涉猎。这很难得,当代画家的一个通病是专攻一项,不及其余,这样做,好处是深入,弊端太狭窄,发展的余地不大,金字塔尖的高是由金字塔塔基决定的。少俨的“塔基”打得厚、广,这是少俨将来发展的保证。 再者,在绘画题材的选择上,赵少俨依然是中国传统花鸟画中常见菊、荷花、紫藤、蔬果、禽鸟等题材,但在这些既成的美学范式中,赵少俨画出了自己的情感。《绰约春风》墨彩交融的华章、《蒲塘秋风》水墨氤氲的韵味、《荷花禽鸟》清旷悠远的雅致,体现出少俨参悟传统、妙造新境的艺术追求。 还有,翻阅少俨的作品,能感觉他时时以敬畏之心来对待艺术。作为一个以写意见长的画家,他明确地追求元人墨花墨禽的韵致,他的画看似随意点染,但没有信笔的粗率,有的是他对笔墨形体的精心提炼及画面经营的苦心孤诣,他对钩筋、点蕊、擦皴、点苔等的轻重虚实都很注意,“大处着眼,小心收拾”,作品具有“外貌粗疏而内蕴浑厚,虚实相生,能纵能收,疏可走马,密不容针”的特点。 另外,少俨的花鸟画除了注重传统,追求视觉上的和谐愉悦外,更追求心理上、画面外的意境表现和精神升华。他的作品不刻意追求风格的猎奇,而强调自然而然,他的画与他所选择的表现手法相得益彰。他用心作画,追求清淡幽静的气息。他的画把人带入的是一个和谐、宁静的诗的境界。 少俨是一位很有主见的画家,也是一位善于融会贯通的画家。希望他今后把写意的气势、工笔的造型更多吸到他的花鸟画中来,创造自已的艺术符号,在传统出新的道路上有更大的突破。
  • 边平山谈少俨 — 边平山
    我和少俨相识也有几年了。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画的时候,他还属于对传统的对宋的 一些绘画在做一些研究。因为宋的绘画基本上是一个高峰时期,它当时提倡的是写生,和西方古典绘画是处在同一个时期,就是写实主义。所以少俨走的路还是比较正统的。但是正统的路走起来可能比较艰难。少俨很勇敢,也很努力。最近少俨除了绘画以外,还做一些关于图书的编辑和出版。书这个东西很值得人们认真的去对待,收藏的最高境界在过去指的就是家里有几本善本书,如果你家有几本善本 书就是大藏家,所以少俨爱书,本身这是过去文人必须做到的。所以我看到少俨近几年做了不少这方面的事情,这次他又编了一套关于花鸟画的技法书《墨花墨禽画谱》,也很用心。从明代的石竹斋到清代的芥子园,历代出过不少技法书,但是当代真正总结性的书基本上没有,这跟中国开放以后西方艺术的冲击有关,所以现在我们考学的参考技法书基本上不是水彩就是油画,很少有国画 的技法书,而且缺乏能够比较全面的介绍借助当代的一些科技手段为传统艺术服务的书,比如借助摄影如何结合到传统绘画,让读者看了之后明白是怎么转变的。所以我觉得少俨愿意做这个事情我还是很赞成的。
  • 笔酣墨畅写君子 — 马其宽
    梅兰竹菊,世称“四君子”。君子者,品格高尚之人也。以草木喻君子,将其“人化”,加以颂扬赞誉,是我国人民的独特的写意。“四君子”所具有的特性,体现出人们所追求的高尚品质。所以千百年来,我国人民对梅兰竹菊情有独钟,深入人心,培植“四君子”,题咏“四君子”,书写“四君子”,已成为传统文化了。 前贤咏梅,林和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毛泽东“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万丈冰,独有花枝俏”;孔子赞兰曰“兰为王者之香”,“芝兰之生深谷,不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得,不为穷困而改节”,兰被尊为“国香”,“香祖”,群香之首;吟竹则有“不可一日无此君”说。苏东坡云“宁可食无竹,不可居无竹”,石涛题画“未出土时先有节,到凌云处总无心”;赏菊有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苏东坡“菊残独有傲霜枝”,历代赞美“四君子”的诗文,比比皆是,被视为隐士或品德高尚者之化身,所以名气之高,是众卉所没有的。 绘画历史上,“四君子”是长久不衰的题材,明师辈出,擅长其中一种,即可称大师、名家。宋文与可、苏东坡善墨竹,为一代宗师;赵子昂、吴镇、倪云林、柯九思、李息斋、夏昶、石涛、郑板桥、吴昌硕等,写竹各具面目。宋杨补之善写梅,传有墨梅在世;元王冕、明陈录、王谦专擅梅花;清金农、罗聘、汪世慎、陈撰梅花各有风格;吴昌硕、齐白石以篆书写梅,开创写意梅花新境界。 写兰名家则有郑所南、赵子固、陈白阳、石涛、李复堂、李方膺、郑板桥、吴昌硕,虽一花数叶,皆可体现个人风格矣。 画菊花似与前三种有所不同。历代无论宫廷画家、民间画家还是文人画家,都收菊花作为重要题材,且又有许多名作流传下来,但又不似画梅、兰、竹,擅长一种即可名垂画史,甚至成为一代宗师,其原因还有待研究。 花鸟画中,梅兰竹菊被视为最重要的基本功训练,因为花鸟画点、线、块中,最重要是线。“四君子”基本上是以线条来表现的,长短、弧直、粗细、轻重、光毛以及折钗股、屋漏痕等用笔的变化,用墨用色的变化,可以概括所有花鸟画技法了,所以学习传统花鸟画,必须学习梅兰竹菊。 前辈画家为我们留下许多“四君子”图谱,流行较广的有“芥子园画传”。今赵君少俨,因教授学生,绘了一批教学示范作品,从中挑选梅兰竹菊,出版为册。他的绘画,重视传统,重视基本功,并有创新意识,这些在教学中是非常重要的。千百年来,“四君子”画法几乎都规范化了,程式化了,得遵循这些规律,又要有自己的想法与大胆实践,其程度比其他题材都困难。赵少俨有如此勇气,当然有其实力。他在中国美院求学期间,着力于传统艺术,多取法元代及吴门画派、扬州画派以及八大、黄宾虹诸家,又受到当前“新文人画”风的影响,重意趣,立足传统,汲取诸家所长,笔墨比较厚重古拙,这是他的过人之处。少俨离开中国美院后,又在北京从师名家,期望他更上一层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