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良(9000)

作品

636

关注

314

交易量

64.9

交易额

28万+

人气

34万+

陈海良介绍

陈海良  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创作部主任,博士研究生导师,文学博士,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协草书委员会委员,国家艺术基金评审委员。199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首届书法本科专业,2009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首届书法实践与理论方向博士专业,并获博士学位。2010年被评为“中国十大青年书家”。2010年被《中国书画报》、《书法报》、《美术报》等评为书法“十大年度人物”,被评为“中国书法当代三十家优秀范本”,多次担任中国书协“国展”评委。 


作品获(中国书协主办)

行草《古人诗》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

大草《河传》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一等奖(最高奖),

行书《赤壁赋》获全国第七届书法篆刻展全国奖(最高奖),

小草《论语选》获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全国奖(全国奖),

中楷《徐文长传》获全国第三届全国正书展全国奖(最高奖),

中楷《文选》获全国第四届全国正书展全国奖(最高奖),

大草《自作诗》获二届行草书大展一等奖(最高奖),

大草《古人诗》获首届小榄书法大展一等奖(最高奖),

大草《自作诗》获首届“翁同龢书法奖”提名奖。

并入展全国第八届中青年书法展、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首届扇面展、首届手卷展、首届大字展、十一届全国书法展等数十次。


论著

《乱世奇才——杨维桢》,

《中国书法墨法研究》,

《解密<十七帖>》,

《经典书法导读〈书谱〉》,

《陈海良书法集》,

《中国书法名家丛书——陈海良卷》等出版,

并有《墨分无色》、《爱也羲之,恨也羲之》、《人妖?书妖》、《国展的导向》等40余篇论文发表各类杂志。


个展

先后在中国美术馆、荣宝斋书法馆、江苏省美术馆、上海美术馆、常州博物馆、东莞展览馆、洛阳博物馆、临朐陈海良书法馆等地举办16次个展。


作品收藏

作品被故宫博物院、人民大会堂、中南海、中国美术馆等权威机构收藏。

最新动态
艺术评论
  • — 言公达(中国书协副主席)
    海良弱冠入南京师范大学,登堂入室,术业专攻,始闻书艺之大道。积劬学古,冥心真契,贯通艺理,阐发新义。深谙贝波易谢,寸晷难留,井以甘竭,李藉苦成。用功之勤,可谓闻香思折桂,攻读仰收熒。 海良楷、草、行皆擅,取法高古,气息淳雅,直追晋唐。张颠素狂,痴情迷醉;虔礼、山谷,手摹心追。尤以青藤门下瞻仰数载,终成大器焉!(录《陈海良作品集》序。
  • — 张晓凌(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
    陈海良出生于江南历史名城常州的一个书香之家,自幼受家庭熏陶,喜欢书法。1988年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首届书法本科班,有幸师从著名书家尉天池等教授,先天的艺术秉赋,加上名师的点拨、严格的学院化锤炼,造就了他过硬的基本功。他的楷书宗法魏晋,其中楷巧妙的把野逸的墓志以“雅化”,起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也形成了自己的个性化特色;而扎实的楷书功底成就了他在行草书领域的开拓和自由挥写,他的行、草直追晋唐,气息醇厚,尤其是他的大草、狂草有着颠素的狂狷,在他的个性中流淌着吴门书家的狂逸气质,与徐渭、王铎、傅山等晚明的浪漫主义书风有着天然的亲合;他的小行草既有魏晋书风的韵致和流便,同时也有着杨维桢的出奇与狂态,清蔚雅逸、潇洒真率,峻拔而又高迈,与其大草、狂草相得益彰。所以,他的书法兼具才气、狂狷气、文气于一身,大草、狂草如黄河、长江般的势如喷涌,浩浩荡荡,小草如小桥流水,清澈境幽,楷书则法度严谨而新意迭出,独立风标。
  • — 姜寿田(中国书协学书委员会委员,《书法导报》执行主编)
    陈海良无疑是一位有着草书先天禀赋的人物,他对草书的直觉性敏感和视觉空间的出色把握都说明了这一点,而后天严格的学院化训练,更从技术层面深化和巩固了他的草书才能,同时也从经典层面对他的草书之才作了全面地开拓。因而使他的草书在直觉化表现的同时充满丰富的细节,并赋予陈海良游刃于狂放与精谨之间的双重才能。他一手气息雅逸的晋唐风格的行书,显示出他对晋唐经典的深入研味,而其将晋唐风格与杨维桢书风巧妙嫁接的行书则显示出陈海良出入经典的融通创化能力。陈海良书法提示出一种专业高度,一种非专业所无法达到的对传统经典的深入研悟和把握。 陈海良书法兼才气、狂狷之气与文气于一身,具有一种来自书史昭示的纵深度,这尤其表现在他的草书创作中。陈海良的草书奠基于明清,尤得力于徐渭狂草,因而其草书讲求狂肆帅野之美,在这方面他自觉地抑制了他熟练掌握的二王一路线条表现,而求期线的毛涩和张力表现,从而表现了草书之气与势。大草的高难度正在于它要求在大气盘旋的同时有精微的技巧表现。陈海良草书气势夭矫而不失法度,率肆与精谨并能,而其草气咄咄,吐纳雄放,尤迥出时流,显示出一流草书家的才气。我认为陈海良新一代草书家,其草书已获具当代高度,而这种当代高度是通向书史高度的必要途径。